我愿做那一滴水

 时间:2017-08-15 【字体:

 “一滴水怎样才能不干涸?”这个经典的故事,讲述了个人与团队的重要关系,也是我几年工作的真实感悟。从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成长为信号所所长,我深刻的感受到自己的成长与五院的发展壮大密不可分。我依然清楚的记得第一次在蜡纸图上签字的激动时刻,第一次通宵加班的情景,第一次开审查会时紧张的样子。我更忘不了在我生病时同事们关切的问候,忘不了在我困惑时老同志不厌其烦的讲解,忘不了在我退缩时领导语重心长的鼓励……有苦有甜的日子,虽然每个脚印都参差不齐,深浅不一,但都倾注了我满腔的热忱和辛勤的汗水。

还记得第一次通宵加班,那是一次成都局内宜线自闭改造的项目,全所上下一起努力加班加点。最后的两天为了抢时间,甚至连着干了整个通宵。当我早上六点回家的时候,早起的人们已经在锻炼身体了,当十点钟我又赶到办公室时却发现同事们早已经到齐。那一次,我们全所用了短短的四十几天的时间就完成了14个站、13个区间的信号施工图设计图纸,保证了全线的按时顺利开通。而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那些投标的日子,因为那总是最紧张的时候,那也是大家最为专注、也最能体现团队精神的时刻,好像有一种力量把大家牢牢地凝聚在了一起。那些日子里,办公室就是我们最温馨的家,同事们就是自己最亲密的战友、家人,最高兴的就是看到共同的努力换来成功的那一刻。

随着工作的不断增多,我也逐渐开始独当一面,同事们给我的称号也变成了“女汉子”,说我“搬得了图纸,下得了现场”,这样的评价,大概是源于工作中那个不肯服输的我的样子吧。记得干武线勘察设计时,时间紧、任务重,项目又是既有线增二线,比普通的新建线更为复杂。现场定测时,我是现场唯一一个女同事,为了顺利完成工作,我只能表现出比男同事还要足的干劲,每天早出晚归,吃苦不怕累。开展施工图设计时,白天的我总是被电话铃声包围,和各方联系熟悉工程情况,了解业主需求同时还要和专业总工确定设计方案。晚上加班审核图纸,解决一些设计人员遇到的问题,解决完问题已是深夜,我才能做自己的工作,这样的日子整整持续了一个月。经常看见听见的一句广告语:“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不得不说这用来形容我太贴切了,办公室里洗漱包、行李箱等出差行头一应俱全,绝对“说走就走”,只是我的目的不是旅行而是工作。那次在兰州召开完项目施工图审查会时,因为要连夜赶去巴准线处理现场问题,我也没能顺便看看兰州的父母,内心总是有些愧疚的。可每当我坐着列车远行,看到延伸至远方的铁路,我又总是心潮澎湃,我总想到会有一天,我能乘坐着列车飞驰在有我参与设计的铁路线上,当大家互相聊天问起我的职业,我说出“我是一名铁路设计者”时的骄傲和荣耀,那是让我心甘情愿奉献青春、实现梦想的代名词。

2017年的生产会战比往年来得更早了一些,也更加的忙碌了。“怎么又是你!”这是计划处的调度梁景芳在每次的会议前遇到我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会战期间,信号专业作为站后专业之一,从上到下忙成一片。怎样合理调派人手、顺利安排生产成了我最需要解决的难题。在专册经常出差、所里人手极度紧张的情况下,几乎所有项目的总体组会议都只能由我亲自参加,会议密集的时候一上午忙得连口水都顾不上喝,有时候开完会回去已经下班了,经常被锁在办公室外面,而自己手头的事情只能留在晚上加班完成。虽然忙碌的不可开交,但也省去了汇报的中间环节,我在将生产任务第一时间传达给专册的同时,也掌握了各项目的进度和节点,保证了各项目的顺利进行。也许是被我的拼命工作精神所感染,信号所每个同事都在尽职尽责的完成工作,宁咏梅兼连盐专册、连镇站后副总体,周茂强兼徐宿淮盐专册,韩永君兼金台专册、铜吉站后副总体......每个人都在保证自己负责的项目顺利完成的同时,分担着所里的其他工作,全力为生产大会战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

一滴水唯有融入大海,才会永葆活力;一个人唯有融入团队,才会释放精彩。我愿做那一滴水,与每个团队成员一起,汇聚成海,激扬青春。

(崔莉)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